首页  >  新闻发布  >  人物·文化  >  故事 > 正文
“追风”只为保供电

文章来源: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1-12-23

从广袤平原到茫茫戈壁,擎天而立的风机迎风飞旋,形成的电能直供电网,点亮万家灯火。

在这一座座白色“大风车”后有一群人,他们24小时不分昼夜、冒着零下十几度的严寒,在30岁左右的年纪,怀着寂寞又纯真的心,常年保障着风机正常运行,被大家称为华能“追风者”。

汗衣变冰衣,风雪徒步追风者

“追风而行,度电必争。”这是华能乌力吉风电场王海光等追风者的信仰。

华能乌力吉风电场位于内蒙古通辽市珠日河草原,装机容量29.55万千瓦,追风者们负责风场189台风机的运维任务。清晨,受天气影响,风场风机停机9台、箱变停运6台。早上6点15分,天还没亮,接到执行消缺任务的王海光、宋吉达两人就乘车出发了。故障风机在草原深处,又逢路面积雪未化,路上布满暗冰,车行驶一段后就无法前行,他们不得不背起二十多斤的工具包,在零下十几度、深达半米的雪地里徒步。平时5分钟的路程,他们足足走了半个小时。从晨光微熹到中午时分,二人在冰天雪地里排查三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风机故障原因。随着“咔”的一声脆响,箱变低压侧断路器合闸成功,风机叶片徐徐地转了起来。此时,他们一摸衣服才发现最里层的衣服已经由“汗衣”变成了硬邦邦的“冰衣”……

通过连续12个小时的奋战,行走两万多步,他们圆满完成了6台风机箱变故障消缺任务。

追风逐梦,茫茫戈壁驭风少年

“在茫茫戈壁上保障风机安全稳定运行,是我们义不容辞的工作。”华能安北风电场风电运维小哥孟楠渤说。

华能安北风电场位于甘肃省瓜州县66公里的戈壁上,总装机容量60万千瓦,共有259台风机。孟楠渤和同事们的日常工作就是在风沙肆虐的戈壁上为二百多台风机“体检”,变风害为风能。

早上8点30分,零下10℃,风速7米/秒。孟楠渤和王德祥习惯性地看了天气、背上二十多斤重的检修工具出发执行风机消缺任务。大雪让崎岖的砂石小路异常难走,历经半个多小时的开车颠簸后终于到达。孟楠渤做好安全防护后就登上了风机。戈壁滩的冷风像刀子一样刮得脸生疼,即使在离地95米狭小的风机机舱作业,凛冽的寒风仍不绝于耳。孟楠渤一边仔细查阅控制柜线路图纸、逐个排查线路查找故障点,一边不停跺脚哈气取暖,呼出的热气在睫毛上结了层冰霜。此时午饭已被送到了风机上,寒冷的空气让菜上的油脂都凝固了。孟楠渤胡乱地扒了几口凉饭,又一头钻进风机轮毂内开始工作。

终于在傍晚,找到了故障点,更换好备件后,风机成功恢复到了发电运行状态。下了塔,他拿起对讲机向中控室报告:“中控室,B3_08F风机故障处理已完成,工作终结时间20:05分。”

以雪为令,不胜不归风车小哥

11点51分,位于辽宁省阜新市西北方装机容量39.75万千瓦、共有257台风机的华能阜北风电场监控系统报警:“东区升压站直流屏充电机故障,东站控制系统切换蓄电池供电”模式。

警报就是命令!风电场黄金搭档王威、刘春冬主动请缨,第一时间背上工具包、坐上检修车前往东区升压站。蓄电池作为升压站控制电源的最后一道防线,一旦电量耗尽,就会导致全场控制电源失电的重大事故,抢修进入倒计时。

东区升压站属无人值守站,距离主站约20公里。此时雪还在下,风场最深积雪达1米,道路上布满积雪和暗冰,平时30分钟的车程,这次足足用了4个小时。然而考验才刚刚开始,当他们抵达东区升压站后才发现,升压站唯一入口的场站大门被大雪掩埋。没有丝毫犹豫,他们抡开膀子、挥起铁锹开始铲雪。通过仔细排查,他们成功排除了故障,此时已是夜里7点。为了确保设备状态稳定,他们又在简陋的设备间坚守了一夜。

浩瀚星空下,孤寂的场站、集控室、宿舍莹莹灯光亦如星光闪映。奋战在保供电一线的华能“追风者”们,正在为寒冷的冬天,贡献自己的一份温暖。

【责任编辑:家正】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