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发布  >  人物·文化  >  故事 > 正文
建过火神山 再战“四叶草”

文章来源: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2-04-13

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方舱医院3号馆内,1720个隔离间已经建设完毕,每间隔离间能摆放两张床,首批病患在4月9日得到收治。这比预计的4天工期提前了16个小时。

4月4日,为应对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上海决定将室内面积40万平方米的国家会展中心(上海)改建成方舱医院,这将成为目前上海最大的方舱,建成后可提供5万张床位。工人和建筑材料自此分批次到达国家会展中心(上海)。29岁的陈冠属于最早到达的工人之一,他是3号馆第三区域的建筑负责人,负责2000张床位的建设。接到援建国家会展中心(上海)方舱医院的紧急任务时,陈冠正在江苏无锡的一个建筑项目上忙碌。他曾于2020年参与过雷神山和火神山医院的建设,深知时间的重要性。4月5日18时左右,他就到达上海,随后一直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忙碌到第二天5时。

方舱医院建设分几十道工序:现场勘察、图纸深化设计、进度计划、设备材料计划、劳动力进场到位计划……每一道工序都拖延不得,陈冠则一直在现场协调。疫情导致交通不便,施工材料采购运输更为困难,常常是工人到了,材料却因为各种因素“堵”在路上,项目团队只能反复沟通办理手续。

和建设雷神山、火神山医院相比,方舱的建设不是难事,参与过前者建设的设计人员带来了当年的图纸供参考,很多成熟的经验能够帮助施工方加快施工进度。比如在方舱医院正式施工图纸到来前,设计人员就预见性地做好方舱的功能区域划分,把病区整体按“两边医护、中间病区”的鱼骨状布局,而两条“主鱼骨”正好是病区和护士间的长走道,这将有效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

但很多细节仍需因地制宜。疫情结束后,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将恢复使用,所以施工必须考虑后续拆除的问题。为此,他们更改了很多技术细节,比如用对地面影响较小的瓦斯铆钉代替原来的膨胀螺栓,封堵地面下原有的管沟槽防止病毒等的外溢。

对施工方来说,这个工程最难之处在于工期短。有人曾统计过,按如今的建设方案,援建国家会展中心(上海)方舱医院的几家单位工期最多的也只有4天,床位超过1万张。因为工期紧,陈冠在上海度过的3个晚上几乎没合过眼。“有些扛不住了。”他说,可能是因为工程将要交付,整个人一下子就有些松懈,身体起了很多反应。

48岁的蔡革华眼里也布满了血丝,几天下来,他连凳子都没坐热过,“工地上噪音大,说话只能靠喊。”蔡革华是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国家会展中心(上海)方舱医院现场指挥长。4月5日,他带着500名工人、70名管理人员从武汉来到上海,负责4号馆的机电施工工作。除了施工作业,他还要做的一项工作是安抚工人的情绪。第一次距离疫情这么近的工人往往内心会有些恐惧,加上施工强度大、身体易疲倦,有些工人难免会有情绪问题,蔡革华就主动安抚大家情绪,尽力让工人们多休息。“我参与过雷神山、火神山医院的建设,很多事情我都经历过,所以心态比较平和,作为负责人,我必须照顾好大家。”蔡革华说。

对于建设方舱,无论多么辛苦,蔡革华没抱怨过一句。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的父母感染了病毒,火神山医院建好后,他的父母被转入治疗直至病愈。“自己施工的工程最终惠及了自己的父母。国家会展中心(上海)方舱医院能早一天建成,就能早一天收治病人。”与此同时,他也希望在接下来一段时间能为大家尽快回归正常生活作出自己的贡献。

【责任编辑:家正】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