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发布  >  人物  >  人物风采 > 正文
海上不眠人

文章来源: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8-09-28

夜幕降临,黑浪翻卷,中国海油“海洋石油118”FPSO(浮式生产储卸油装置)浮卧海中央。一轮圆月倾泻下如水的银光,给这艘266米长、17层楼高的巨轮笼上了一层轻纱。

生产操作员白杰羽与王京北带着温枪、巡检表、笔、对讲机和手电,匆匆走出生产值班间。

又一个夜班开始了。

巡检是夜班的“主旋律”,巡检比两个标准足球场还大的甲板面,到上部模块迷宫般的管线、储罐,再到单点系泊系统,每个夜班值班人员要步行近10公里

他们从主甲板四周到上部模块的工艺装置,攀上大大小小的罐子,爬下200多级台阶检查单点系泊系统,巡检完一圈,已是40分钟后了。白杰羽把抄下的80多个数据录入电脑,又提着取样桶和试管匆匆出门。

今晚正进行原油外输作业,生产班组比往常更忙些。巡检、油水样化验、外输化验、液位计冲洗、阀门保养、工具清点……一样都跑不了,每一步环环相扣,才能保证外输的每一桶油都符合要求。

原油管线阀门很大,需要两个人同时操作才能打开。恩平油田群原油产量位居南海东部首位,白杰羽每个海班会遇到3-4次外输作业,这也是他和生产班组同事们最忙的时候

夜深了,生活楼里一片宁静。4名生产操作、2名动力操作、1名泵工,外输作业时还有2名外输操作,这艘15万吨级的庞然大物,此刻只有不到10个值班人员忙碌着。

白杰羽原是维修班组的一名机修工,不用值夜班,两年前转到生产班组,便开始经历一轮轮白夜班的交替。海班28天,先来两周夜班,紧接着两周白班。每次出海,就像跨越半个地球,要经历强制性地倒时差,把身体和作息习惯切换到夜班模式。

“上半夜还算清醒,巡检、化验、处理问题,忙起来就不觉得累。后半夜就难熬了,特别是凌晨三四点钟,困意袭来,眼皮打架,心里空空。发电机如在耳边轰鸣,人就更加容易烦躁。”对白杰羽来说,夜班的苦,更体现在精神上。

生产设备密集,空间狭小,身材高大的白杰羽猫着身子,穿梭在化学药剂泵之间,根据生产日报的数据计算化学药剂注入浓度,实时掌控原油和外排水的品质

00:10,对讲机里传来中控生产主操的指令——外输作业开始。白杰羽和刘克明整理行装,大步迈向外输计量橇区,配合外输班组开启阀门

除了陆地终端,FPSO是海上油气田最庞大的生产设施,甲板面相当于两个标准足球场,上部模块管线纵横,塔罐密布。白天,机电仪、安全等各专业的同事都在,而夜班出现问题,只有寥寥几人处理,经常一忙就是五六个小时。

到了后半夜,海风呼啸,高耸的火炬塔上火龙乱舞,白杰羽与王京北又开始了一轮巡检。

走在右舷,遥望淡云里的模糊月影,一股莫名的思乡之情涌上心头。

5:08,天色渐蓝,白杰羽和张鑫凭栏眺望,海风吹去一夜的疲倦

“海洋石油118”静泊海上。主机的轰鸣声、对讲机的指令声,伴着油轮上来回穿梭的不眠人,给这座“不夜城”增添了一些热闹气氛

15万吨级的巨轮稳立在大海中,全靠单点系泊系统。白杰羽每天要爬下20多米深的单点舱,细细检查八爪鱼般的“定海神针”

 

【责任编辑:李巨尧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