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发布  >  故事 > 正文
中国建筑:雪域高原上的筑路铁军

文章来源: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9-07-01

在山高谷深的雪域高原,东达山巍峨耸立,穿行于他念他翁山与宁静山之间的澜沧江,水流湍急、奔流不息。由中国建筑所属中建路桥六公司承建的仁果大桥就坐落在高山深谷之中,满腔热血的青年立志将天堑变通途,在澜沧江上铸造一座致富之桥、民族友谊之桥。

东达山海拔5130米,终年积雪不化

筑路铁军敢亮剑

他们是一支不畏艰险、不怕牺牲的英雄队伍,他们是一支敢打硬战、敢于胜利的筑路铁军。他们被人们亲切的称为“建桥先锋筑路尖兵”。

项目经理何涛第一次看到仁果大桥设计方案,并没有认为这项工程有多么复杂的施工工艺和施工难度。然而第一次进入桥梁所在地之后,他彻底绝望了,128km盘山路,平均20km/h的速度行驶6个小时翻越三座大山,到处是塌方落石,施工所在地荒无人烟,没水没电没有原材料,道路险峻无法建设大型拌合站,最主要的预制拱箱的吊装设备根本无法进场。面对从未经历的施工环境,一切施工方法都得从零开始。

川藏公路——国道318路况

原材料进场问题成了拦路虎,进场道路最大落差1800米,最后一座山有13个回头弯,下山时更是致命的42道回头弯,单行的土路边是悬崖峭壁,每一次进出都是对生命的极限挑战。最简单的挖掘机进场就历经了22天,烧毁了两台发动机,每一袋水泥、每一根钢筋、每一块模板的运输都付出了极大代价。

通往澜沧江仁果大桥的乡村小路

原材料进场问题解决了,但是预制箱型拱的安装又成了棘手难题,由于大型吊装无法进场,传统的吊装方法无法实施,只能去咨询其他有经验的施工单位。有的看过施工现场后直接挥挥手说给多少钱都不会干,其他兄弟单位干脆说你们中建路桥根本干不了,要全部转包才行,甚至有人一度认为这是设计开的一个玩笑。经过多次研讨后项目负责人决定采用悬索吊装的方法进行安装,将十几米高的塔架大卸八块,装满足足十辆小型运输车才运到现场。拼装完成后将挖掘机在空中吊运至悬崖上的拱座位置,一米一米的向下向内凿进,再将凿下来的石头吊运至砂石料加工场进行加工,最终才拌和出混凝土进行预制件的生产。

崇山峻岭多壮志

参建的中建路桥人窝在大山深处,四周荒无人烟,项目同事不光要解决技术上的难题,还要解决简单的喝水吃饭洗澡打电话等等不起眼的问题,甚至要时刻盯防藏在四周的狼群、狗熊等猛兽出没。期间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到手机上出现微弱的3G信号,大家一动不动的挤在一起急忙向2000公里外的家人开个视频,报个平安。

每一次遇险都是与死神擦肩而过,他们用肩上的使命和实干精神谱写了一曲不平凡的英雄赞歌。2017年9月,项目书记张彩利和司机小胡驾驶的越野车在半途遭遇爆胎,三条轮胎全部被扎破,附近没有村庄也没有手机信号,只能爬到附近山顶找寻手机信号,等待救援。等到将轮胎修补好再送回时,两人已经在狼嚎回响、饥寒交迫中足足捱了18个小时。2018年1月晚,山上突然下起了大雪,物资设备部外出联络物资的皮卡车深陷到了冰窟窿中,寸步难行,两个人花了两个小时用石头一点点的将冰凿开,将土垫到轮下,才逃过一劫。2018年的7月,大雨夹杂着冰雹,两个车轮被泥石流掩埋住,又是在淤泥中推着车子,艰难的一步步前行着。大雨过后土石路上到处是塌方,为了不影响材料进场,又是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才将几十处塌方清理完毕,保证了原材供应。像这样的”历险记“还有很多很多,中国建筑人用积极乐观的态度一一化解。 

守得云开见月明

面对重重困难,支撑建设者前进的力量是车辆驶过村庄时小朋友庄严的敬礼,是藏族朋友手捧苹果递于时温暖的笑容,是藏族乡亲们齐心协力帮助推车时的嘹亮口号……这不是一座简简单单的桥,也不在于施工难度有多大,只是因为它解决了这里多少代人的出行,帮助当地人民脱贫致富,真正成为了连通藏族同胞的民心桥。

与藏族人民在一起

中建路桥建设者以敢叫高山低头、河水让路的豪迈气概,踏平坎坷、成就通途,创造了在雪域高原建设的又一奇迹。2018年9月5日,第一肋拱箱梁终于在澜沧江上合拢,2019年5月18日,最后一块空心板吊装完成,历时一年半时间,在当时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完美收官。由中建路桥承建的昌都市农村公路总承包第十三标段,包括芒康县内十条农村公路的建设,里程共计94.559公里,分布在芒康县7个乡镇内。其中芒康县措瓦乡塔雅村至左贡县仁果乡仁果村桥梁工程的建设完成,将改变澜沧江察雅县卡贡乡至芒康县如美镇段之间无公路桥梁连接、民众世代溜索过江的历史。同时缩短了到昌都市的距离,将大大改善两岸仁果乡和措瓦乡人民的出行条件,将当地特产的高原蜂蜜、水果及更多的农副产品运输出去,为昌都市实现2020年全面脱贫攻坚贡献力量。

中建路桥承建澜沧江仁果大桥

【责任编辑:王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