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国资监管 中央企业 地方国资 地方国企
 
 
 
 

再次面临六次整顿 50多家信托公司生死抉择

  新闻背景:信托业六次整顿

  一个仅有二十多年发展历史的行业,一直生存在质疑的眼光中。
 
  1982年4月,信托投资公司因业务范围缺乏科学界定,受到了第一次整顿。

  1985 年9月,因信托投资公司助长了固定资产投资膨胀,国务院要求银行停止办理信托贷款和信托业务,并对已办业务加以清理,对信托业进行了第二次整顿。

  1988年10月,因信托投资公司机构发展过多、经营管理较乱,中国人民银行根据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公司的8号文件精神,开始对信托投资公司的第三次整顿。

  1993年至1996年,信托投资公司经历了与专业银行脱钩的第四次整顿,从1995年的392家下降到1996年的244家。

  1998年,中国第二大信托投资公司——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宣布破产,成为中国信托业第五次整顿开始的信号。截至2002年,信托公司只保留了50多家。

  2006年12月,银监会下发《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信托公司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及《关于信托公司过渡期有关问题的通知》三份征求意见稿,新办法对当前信托业务的开展进行了更加严格的规范。这被称为信托业的第六次整顿。

  不知是监管层不理解,还是信托业自身不“争气”,从信托业在中国诞生开始,这个“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行业就一直生存在质疑之中。六次整顿,数次调研,信托业战战兢兢走过了20年。

  这个在夹缝中挣扎的行业再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不久前,银监会下发的三份文件,让这个行业再次走到生死关口。一位业内人士甚至认为,信托业下一步将是大面积的“猝死”。

  这次的整顿力度是历来最大的一次:资金来源调整为“单笔资金信托计划的起点金额设定为100万元”,并要求“参与单个资金信托计划的自然人人数不得超过50人”;资金的投向更有了具体规定,例如不得进行贷款、实业投资、融资租赁等。这两方面的规定,“卡”住了信托业的软肋,信托业立刻进退两难。

  不久前,一家比较大的信托公司又出现问题,这使得本来就四面楚歌的信托行业再次置于“信誉危机”中,似乎也给了监管机构再次“动刀”的决心。尽管有些人在抱怨部分信托机构“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但是,背后的行业风险一直是存在的:信托业公司规模小,资本金不足,风险抵御能力差,普遍的违规经营和内部管理混乱等问题一直未能很好解决。而中国农村信托投资公司、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等震动全国的金融大案,给信托行业留下了太多的负面印迹。

  新办法似乎显示了银监会足够的决心:让信托行业回归主业,成为严格意义上的金融机构。但是,业内人士叫苦声不断:“量刑过重”,“修理”幅度过大……一些信托公司甚至联合向监管部门协商,表达忧虑之情。离新办法出台还有一段时间,征求意见后的文件将以怎样的面目出现?整顿浪潮再次袭过后的信托行业,究竟还有几家侥幸存活?关心这个行业的人都在拭目以待。

  事实上,信托行业并非无路可去。目前,内地大多数信托公司从事的是资金中介业务,而从国外成熟市场的发展趋势来看,信托行业主流业务通常是“非资金中介类型”的资产管理业务,并占据了市场资产管理总量的很大份额。这种发展方向能否为我所用?如果可以,应当如何为我所用?这恐怕是信托业在当前关口必须深思的问题。

  可以肯定,第六次整顿的意义将大于以往:对信托业是“快刀斩乱麻”进行梳理,还是有理有序进行调整,将成为考验监管层智慧的选择题。是继续背着问题和包袱在整顿中“逃生”,还是痛下决心,向真正意义上的信托资产管理业务转型,成为永生的“凤凰”,抑或向以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主流金融轨道转型靠拢,也将是全国大大小小50多家信托公司必须面临的选择。

来源:中国经营报
 
 
管理维护:国资委信息中心 Email:webmaster@sasac.gov.cn 
网站电话:010-63192334  国资委总机:010-63192000 
国资委地址:北京市宣武门西大街26号(100053)
 京ICP备0300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