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发布  >  人物  >  人物风采 > 正文
西电集团胡步洲:用智慧与汗水守护国家用电安全

文章来源:中国西电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8-05-09

清早走进车间,换上工装工鞋、戴正安全帽,身材不高但有一双大眼睛的胡步洲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从1994年投入在装配一线工作至今,胡步洲,这位省级劳动模范、中国西电集团所属西开电气技术中心试制车间的装配试验组组长,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事迹。

创新“孵化器”的助产士

今年46岁的胡步洲干了24年的开关装配,听上去似乎和人们的日常生活不远,虽说工作原理基本相同,但是高压开关最主要是应用在大中型输配电工程之中。顾名思义,高压开关就是在额定高压状态下开断和关合导电回路的电器,在电力系统运行中起到控制和保护作用的装置。现代工业生产须臾离不开用电,小到一家机械厂,大到三峡工程,都有高压开关的时刻保护。

胡步洲1994年从技校毕业,就与开关结下了不解之缘。“我是西安市郊县人,当时来西电公司的技校上学相当于代培生,毕业后分配到县里的工厂。正好90年代初西电集团从日本引进了新技术,需要知识新、活力足的年轻人,我就很幸运地留了下来。”

扎根在装配一线,一步一个脚印、一点一滴积累,胡步洲精通各电压等级高压开关设备的装配和调试工作。善于琢磨的他与工友、技术人员们一起,从学习、效仿进口来的先进设备起步,对元件、装置乃至装配的技术环境不断改造创新。他现在工作的技术中心试制车间,目标就是将技术人员的创新设想和研究化为实际,用装配成型的样品去接受国内外研究机构的资质认证,随后批量生产。肩负公司新品研发最后一关重任的他,也相当于公司创新“孵化器”里的保育员。

2016年底,西安市政府为以胡步洲名字命名的“胡步洲劳模创新工作室”挂牌。这支20人组成的创新突击队,成员平均年龄40岁左右,可谓西开电气中流砥柱。他们参与研发的新品混合气体试验样机的研发,顺利通过国家电网见证试验及项目鉴定;环保气体试验样机、绝缘样机形态等创新成果也得到了相关机构的认证。

“就拿一个小小的发电机断路器为例,就能够知道创新有多么不易。”胡步洲说,发电机断路器广泛应用在国内的水电站和火电站中,在出现故障时使发电机前端跳闸停机,保证机器运行安全。“这个装置之前一直是由国外垄断,要价上千万元人民币,随着我们的产品2017年使用在三峡工程,国外的厂家立刻将报价大幅度降低,还寻求与我们的合作,以免市场份额的流失。”

作为世界开关领域的中国力量,以胡步洲为代表的西开人打破国际垄断实现降低企业成本、提高国内产品水平的例子还有很多。胡步洲说,开关算得上电力系统中的核心产品,国内外竞争的激烈甚至残酷,激发着工作室每一个人的创新干劲。

“工作室里为一个部件形状的微调或是操作手法的优化,经常从下午讨论到深夜。”他说,越是在新产品孵化完成的最后一关,工友们越是精益求精。

啃“硬骨头”的汉子

“善啃‘硬骨头’,越是‘硬骨头’越要啃”,这是“胡步洲工作室”成员们对“班长”的一致评价。

西开电气有着60多年的建厂史,是以我国“一五”计划期间156项重点工程之一为基础形成的高压、超(特)高压开关设备研发、制造、销售和服务企业,作为我国高压开关行业的排头兵,承担着促进我国输配电装备技术进步和为国家重点工程项目提供关键设备的重任。

“歌里唱‘我们工人有力量’,我觉得老企业传递给我们职工的主人翁精神特别鼓舞人。”胡步洲坦言。

2005年,公司具有里程碑意义的800千伏罐式六氟化硫高压交流断路器开始研发。在整个装配过程中,上百个大大小小零件的规格、样式乃至洁净度他都要认真仔细检查,即使是很熟悉的工序,也要在装配时详细对照图纸和技术要求,防止图纸上一个细小的改动被习惯性的装配动作所疏忽。

“这个装配项目对我来说是全新的,并没有多少可以借鉴的先例,所以遇到问题时,我会认真记录下来,第一时间与技术人员沟通、提出改进意见,为后期的试验提供第一手信息。”他说。

经过一年反复的拆装,最终该项目成功完成了样机制造及全部绝缘试验,受到有关专家的高度评价。这个研发项目随后获得陕西省科学技术二等奖,并且为我国750千伏超高压电网的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荣誉都在墙上挂着呢,逼得你不得不奋斗。”工作室成员姜磊说。与胡步洲共事多年,他能明显感觉在创新工作室的不同之处。“一是思维活跃、敢于尝试,二是以身作则。他来得比我们早,走得也比我们晚,遇到棘手的问题或危险的操作,也都是抢在最前头。”

近年来,随着中国电气装备的升级换代,有了一定的海外竞争实力,出口到马来西亚、印度、俄罗斯、巴基斯坦、土耳其等28个国家和地区。胡步洲也多次代表西开电气赴荷兰、意大利、埃及等国家,参与新产品的研发试验及用户现场安装工作。胡步洲在埃及图拉、伊朗地铁等项目的每次产品实验他都亲自参与操作,对实验的每一个步骤都预先考虑的细致周到,保证试制过程顺利。

“在意大利的那段时间语言不通,又在调试过程中遇到很多新的情况,当时的状态很低沉。但一想到我是在给外国用户展示中国产品的性能,咬着牙我也要处理好。”他坦言,2015年在意大利中央电工研究所网络试验站(CESI)做产品调试,试验对细节抠得很细,1000多个温升埋点被逐一检查,考验着他装配的细心和耐心。

为此,他用了整整一天一夜时间对样机进行反复调试,终于将样机在试验前几个小时前调试到最佳状态,试验一次性通过,就连CESI国际工程师都对此次高要求的试验成功“点赞”。

捡小纸片的师父

在创新工作室里,年纪大的工友和胡步洲已经共事将近20年,年纪小的在2017年才参加工作,两代人承担着西开电气从初级的72.5千伏到特高压的1100千伏等各个额度高压开关新品的研发试制装配工作。他们当中的不少人,是胡步洲手把手带出来的徒弟。

在提高自身技术水平的同时,培养优秀的青工是他对自己的一项要求。作为技术骨干,他清楚地认识到未来开关领域的国际竞争发展需要大量高级装配人员,好技术能否得到年轻人的传承直接关系到企业未来的发展。

今年34岁的姬涛当初一参加工作就拜胡步洲为师,虽然有一段时间自己脱离了生产一线工作,但还是在2017年回到师傅的手下。“师傅经常专门找到我介绍行业新发展,告诉我应该学习什么。现在的技术革新换代这么快,如果不是师傅一直鼓励我,我根本不可能赶得上。”

所以每次在给车间青年职工传授装配技艺时,他总是习惯将自己的一些经历编成故事讲给大家听,让他们感觉每个人都是一颗闪亮的金子,激励他们岗位成才,扎根一线。如今他在车间算得上桃李芬芳,已带出40多名徒弟,他们工作在公司的各个岗位上,其中多数都已独当一面,取得了高级工、技师技能证书等,并追寻着师父的脚步,逐渐迈向班组管理的新台阶。

工作室刚工作的几位青工都说,师父一看就是个沉默寡言的陕西关中汉子,平时也并不太训斥他们,但做起事来却是心细如发,用实际行动影响着身边的青年人。

“地上指甲盖那么大的纸屑,他看到都会立即捡起来。”姬涛说,装配车间对于洁净度的要求很高,任何杂质进入机身都可能造成一次花费几十万元的测试功亏一篑。“他就是用这种细心和细致给我们做表率。”

“现在我带徒弟和以前我的师傅带我们完全是两个样子了。”胡步洲坦言,他那一辈青工时代的师父们都很严厉、说一不二,就像传统行业的学徒制,不过虽然上手时很苦,但苦练加上自己的钻研,学到真本领也快。“现在进厂的青工不仅有技校生还有大专生,知识文化水平我们比不了,脑子也特别灵,更多是要启发,激发他们的内心动力。另外就要在思想上多激励,让他们知道做工人也是光荣的职业。”

胡步洲说,这些年国家对于“工匠精神”的宣传,对于技术工人们的重视和鼓励,从根本上起到了扭转思想观念的作用。“车间的工人们特别是年轻人通过思想教育以及物质上、精神上的认可激励,也都一改此前消极、浮躁的心态,能够真正静下来钻研技术创新,用双手给自己创造美好的生活。”他说。

【责任编辑:张维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