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发布  >  故事 > 正文
挺进巴沙 只为巴铁“三峡工程”

文章来源: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07-01

仲夏的成都,已是午夜时分,空气中的热意还没完全消退。沙发上,刚才还嚷嚷着要送爸爸出门的儿子再也熬不住,倒头睡着了。

妻子在灯光下对着清单做最后一次物品清点:防护服、护目镜、免洗消毒液、防护口罩,鼓鼓囊囊塞满了一大箱子。“消毒液在箱子最外层,自己记得随时拿出来喷几下。”前后准备了好几次,这回真的要出发了,妻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颤。

“放心,巴基斯坦我都去过多少回了,没得事!”望着有些紧张的妻子,王党在安慰道。“这回不一样,我天天看新闻,那边每天确诊几千例(新冠),好危险嘛。”灯光下,妻子的黑眼圈分外地显眼。

工作队乘包机赴巴基斯坦

王党在知道,自从接到中国电建所属成都院要派自己去巴基斯坦执行巴沙水电站现场工作的紧急任务以来,这段时间妻子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爸爸,能不能不去巴基斯坦,听说那边现在很危险。”儿子这几天也觉察到爸爸的出差跟往常有些不一样。“没事,爸爸去大山里修水电站哩,那里荒得很,没有人,很安全。”王党在既是安慰儿子,也是在给自己打气。

告别妻小,王党在来到双流机场。往日车水马龙的机场冷冷清清,他一眼就看见了同去巴基斯坦现场工作的团队。已是凌晨一点,但大家一点困意都没有,都在打电话跟家人告别。同行的队友打出一条横幅,上面写着“最美逆行,央企担当”。

登机前,有人拿出一面国旗,大家纷纷围过去跟国旗合影,异口同声地喊道:“奉献‘一带一路’,电建加油!”夜风袭来,国旗猎猎作响,大家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凌云壮志感,也给漫漫前途增添了无穷动力。机舱内,鲜艳的五星红旗插满了行李架,映得飞机红彤彤的,给人以温暖和力量。机组特意为这群冒着疫情风险奔赴巴基斯坦坚守工作岗位的国人提供了暖心而周到的服务。

迷糊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机舱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王党在戴上眼镜一看,同行的队友已经在穿戴防护服了。“飞机快降落了,马上到疫区拉合尔了,大家赶紧穿上防护服。”有人话音一落,大家纷纷行动起来。都是第一次穿戴防护服,大家互相帮助,折腾半天才穿好。王党在个子高,均码的防护服显得短了一截,又怕撑破了,只得时刻弯着腰。

凌晨五点的拉合尔已是35度高温,大家穿着防护服闷热难耐,个个汗流浃背,却丝毫不敢大意。经过繁杂的入境手续和核酸检测后,一行人出了机场,驶向拉合尔驻地。在拉合尔修整一天后,经过对行李物品彻底的消杀,一行人在巴方警察的保护下,马不停蹄地赶往首都伊斯兰堡,又是几天的消杀和隔离。利用在首都的隔离时间,他们对巴沙水电站现场查勘的路径和工作重点进行了详细而周密的策划。

巴沙水电站位于巴基斯坦北部印度河上,距首都伊斯兰堡约440千米,总装机容量4500兆瓦,库容100亿方,挡水建筑物为碾压混凝土重力坝,最大坝高272米,建成后将是世界上最高、最大碾压混凝土坝,被称为巴基斯坦的“三峡工程”。

今年5月11日,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宣布项目正式启动。电建集团-巴基斯坦边境工程局(FWO)联营体签署了大坝标施工总承包合同,亟需开展现场工作。经过中方和巴军方的协商,清晨5点,工作队一行3辆车,在巴方一前一后两辆武装警车的保护下,向着目的地——巴沙水电站驶去。

六月是巴基斯坦一年最热的时节,南亚的阳光在印度河两岸光秃秃的石头山上泛着炽热的光,偶尔吹来阵阵河风,热浪中夹杂着尘土,让人睁不开眼。一路上,王党在跟队友们只能吃点饼干充饥。途中巴方警察经过三次换防,一路保护着中方工作队向印度河深处行驶。

晚上7点,经过14个小时的长途行车,工作队终于抵达巴沙水电站坝址。经过简短停留后,大家驱车继续往上游驻地齐拉斯进发。夜幕下的印度河奔涌湍急,夕阳投射在山巅处久久不愿离去。

那里,将是王党在他们战斗的地方。

【责任编辑:龙静怡】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

 

关闭窗口